五年內成全球領先在線視頻辦公平臺,90后創業者怎么做到的?

2020-07-21 17:02 來源:互聯網

  來源:獵云網

  作者:林京

  從圖文、視頻再到AR/VR,信息傳播的載體不斷發生變化。

  疫情之下,無論是宅家之下的泛娛樂短視頻需求,還是當下直播帶貨的火爆,2020年都讓短視頻成為最熱鬧的賽道之一。

  2016年被稱為“短視頻元年”,在政策驅動、海外擴張、科技等因素的驅動下,短視頻用戶規模實現快速擴張。艾媒數據顯示,從2016年的19.6億元到2019年的245.8億元,中國短視頻市場規模持續擴大。預計2020年中國短視頻市場規模將達410.2億元。

  如何降低視頻創作者的門檻,也成為各大公司思考的問題。成立于2015年的來畫是這個賽道的玩家之一,不同于傳統的專業視頻制作軟件AE、premiere,也不同于抖音的剪映、快手的快影等新興的剪輯軟件,來畫聚焦在動畫領域,將虛擬性的內容轉化成視頻的形式。讓用戶在沒有實拍素材的情況下,實現從0到1的視頻制作。

  從產品調性來分析,來畫天然適合知識科普類、財經類等領域。以金融行業為例,通過來畫把很多專業、枯燥的理財產品信息,制作成形象生動的動畫視頻,方便用戶理解。

  疫情期間,泛科普視頻自媒體回形針曾因為《關于新冠肺炎的一切》的科普視頻爆紅。不同于回形針內容的高度專業化,來畫旨在搭建一個普惠性平臺,讓人人創作視頻成為可能。

  用戶可以通過來畫獨立開發的短視頻創作平臺,通過簡單的模塊化操作、拖拽編輯與設置,在短時間內輕松將圖文、視頻、音樂等素材組合成一部短視頻。

  這種“像做PPT一樣做短視頻”的模式,在效率和成本上都極具優勢。來畫也因此被稱為“短視頻制作神器”。

  據悉,目前來畫更多的是服務B端企業,在辦公方面,幫助企業通過視頻化方式呈現工作結果和成果,更加形象生動、高效;在營銷方面,幫助企業實現一站式營銷和傳播。

  成立5年,踩在短視頻的時代風口上,來畫獲得快速發展。目前已深度服務于新華社、騰訊、畢馬威、建設銀行、銀雁科技等數千家知名企業和機構。

  疫情期間,來畫團隊創作“來畫健康指南·防疫科普欄目”,獲得了人民日報、央視頻、新浪微博、丁香醫生、騰訊視頻等數十家權威媒體、機構的聯合推廣,截止到3月初,全網的播放量突破了4億、播放量達1.8億,并且在深圳和青島的多條地鐵線路投放。

  近日,來畫完成B2輪融資,由普維資本領投。資金將主要繼續用于短視頻創作平臺的研發,以及原創版權內容的生產和引進等方面。本輪融資后,企業已累計完成超過1.5億元融資。

  虧損四年,但看到源源不斷的希望

  來畫的成立源于其創始人魏博的一個“遺憾”。2018年8月,這位90后創業者入選了“2018福布斯中國30位30歲以下精英榜”。同年9月,魏博又登上“2018胡潤30×30創業領袖”榜單,成為了十大行業的300位優秀青年創業者之一。

  時間回到2012年,在延邊大學讀經濟學的魏博,經常去韓國交流學習,在地鐵上和公交車上,看到很多人都在用手機看視頻,彼時4G網絡還未在國內普及。

  與此同時,Canva、Powtoon和Prezi等軟件也在國外盛行。大學期間,魏博也是Prezi中國聯合創始人。后來,Prezi退出中國對魏博來說,是一個極其遺憾的事情。

  2015年的夏天,魏博放棄在建設銀行總行的穩定工作,在深圳大學對面10平米城中村里,開啟創業之旅。

  當獵云網問道創業初衷時候,魏博的回答簡單而干脆,“我就是熱愛這個領域,也想把那份‘遺憾’補上。”

  視頻類創業的技術門檻高、投入產出周期長,用戶積累的過程也極其漫長。

  完成動畫視頻的技術突破,對來畫來說,并非易事。“早期團隊很多人都走了,他們都覺得沒有什么戲,這個東西搞不出來,最后就剩我和財務總監兩個人。”魏博說,后來陸續有新的伙伴加入,慢慢地咬牙撐過去,團隊才算做了起來了,開始慢慢積累技術。

  此后,來畫遇到了微軟,加入BizSpark計劃(微軟新創企業扶植計劃),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讓來畫也受到頗多關注。

  專業創意人士可以使用來畫,配合Surface系列的觸控筆、Dial等配件,直接繪制出具有路徑識別系統的手繪動畫視頻,極大程度上提高了動畫視頻制作效率。

  2017年10月,在Canalys渠道論壇上,聯想執行總裁Gianfranco Lanci、戴爾CCO Marius Hass以及Canalys CEO Steve Barzier紛紛表示,微軟可能會放棄盈利較低的surface硬件業務。與此同時,來畫也進入轉型期,把windows桌面的技術轉到網頁端,開始專心打磨產品。

  “(產品)打磨了差不多三年的時間,中間也踩了各種‘坑’。功夫不負有心人,最后拿到9個發明專利。”魏博說。

圖注:來畫視頻編輯器界面圖注:來畫視頻編輯器界面
來源:受訪者供圖

  此外,來畫一開始就十分注重正版素材的積累,目前平臺上自有的版權素材已經有1600多萬張,有效解決短視頻創作過程中的版權問題,F在回憶起來,魏博覺得當年可能還是喜歡prezi的那種基因所在,版權保護意識比較強,如果現在再積累素材,成本要高太多,有些甚至被炒成高價。

  創業是艱辛的,也是有成就感的。產品成熟之后,走向市場的來畫,實現厚積薄發,從創意到制作視頻的效率都讓客戶耳目一新,獲得一致好評。

  2017年,來畫在中央電視臺財經頻道(CCTV2)《創業英雄匯》節目亮相。“因為是錄播,我們不知道具體播出時間,沒有做相關預案,(播出)當晚半小時內,集中帶來了2萬多新增注冊用戶,服務器一下子被擠爆了。”來畫運營總監李前剛告訴獵云網,這是他印象最深刻的一次事件,第一次感受到產品被市場大規模的認可。

  魏博告訴獵云網,公司成立的前四年,基本都是虧損的狀態,今年才算實現盈利。“但是虧的錢都花在軟件研發上了,還是很值得的,今天把這個路子搞出來,還挺有意義。所有用過來畫產品的用戶,都很認可。”

  在魏博看來,軟件行業是能夠提高整個社會的生產效率的。在技術上投入多少,決定了你能回報多少。

圖注:來畫視頻平臺-原創人物素材圖注:來畫視頻平臺-原創人物素材
來源:受訪者供圖

  走向市場之后,來畫與教育、媒體、金融和醫療等領域相繼進行合作。“我們就拿三分鐘的動畫類短視頻來說,你如果用AE、PR等軟件,首先你得學會,然后一幀一幀地做下來,至少得兩周時間。但是用來畫的話,熟練的情況下兩個小時就可以搞定。”

  “來畫讓我一個中年老阿姨都能玩轉小視頻。這是我用過最方便快捷、最酷炫的視頻創作神器。”一位用戶如此評價道。

  市場的良好反饋,也讓魏博及團隊從迷茫中看到希望。“通過技術不斷的改革和進步,每個月在市場上都取得新的反饋與進展,讓我們一步步看到了希望。”

  不斷突破自己的上限

  來畫最開始以手繪視頻平臺起家,以toC為主。后來在產品升級與迭代中,來畫不再局限于“手繪”,開啟布局短視頻領域,成為主要面向B端的一個商業級短視頻在線創作平臺。

  一直以來,來畫與建設銀行有著深度培訓合作,制作了大量銀行理財等短視頻。對一家初創公司而言,與建行這樣的單位合作,實屬難得和不易,也令整個團隊印象深刻。

  “建行為了扶持創業公司,讓我們做了一些視頻定制服務。無論是專業度,還是從內容制作上來說,都讓建行的領導眼前一亮。”來畫市場總監吳華榮告訴獵云網,來畫用兩天就完成了一個從策劃到內容創作與產出這樣一個高效的過程,獲得建行的認可。

  “建行也希望自己的員工有制作視頻的能力,去推廣自己的產品,來畫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后來來畫陸續與各大銀行合作,他們也希望嘗試一些科技化的、多媒體化的產品,更便捷高效地進行辦公和宣傳營銷。”吳華榮說。

  隨著融媒體的蓬勃發展,來畫也與389家媒體達成合作。2018年10月,新華社與來畫展開初步合作,旗下的融媒體工作室“科畫”,開啟了在來畫平臺上的創作體驗。

  目前“科畫”已通過來畫平臺生產了諸多時政主題視頻,比如內容涵蓋新聞資訊、科普知識、政策解讀等。

  “短短一年間,‘科畫’已經使用來畫平臺出品了300余期科普動畫,來畫的特點就是不需要后期,一名編輯、記者就可以搞定整個視頻的生產和創作的所有過程。”魏博說。

來源:受訪者供圖來源:受訪者供圖

  疫情期間,短視頻賽道的火爆,讓來畫的市場規模增長了三倍。“現在來畫更要積極進取,不斷的突破自己的上限。”魏博說,目前還沒有任何一個視頻軟件能滿足人們的所有需求,來畫也只解決了大家從0~1做視頻的需求,還沒有達到完全的普適性,我們現在還在努力。

  隨著越來越多的企業入局短視頻,團隊協作時,由于制作人員和視頻數量太多,導致混亂,難以管理,甚至影響團隊進度。

  石墨、金山等協同辦公軟件,實現的是文檔和PPT協同辦公。而進入5.0的來畫,在行業內首創視頻協同辦公,最多支持50個成員,一份草稿可以多人創作,效率更高。

  “一個文檔只有幾kb大小,我做好文檔以后同步給你,是很容易編輯的,但是視頻,動不動就是幾百MB,對技術要求是很高的。在底層技術的打磨上,我們共耗時兩年。”魏博說。

  此外,來畫還新增了品牌視覺資產管理。有權限者可以自由設置品牌VI內容,包括logo、顏色等,成員創作視頻更規范,企業視覺資產管理也更專業。

  近日,澳洲在線設計獨角獸Canva宣布最新估值60億美金,并在中國推出Canva企業版。“Canva的品牌視覺資產管理平臺,能做到的管控分別是字體、圖片和顏色,來畫不僅把這3個做到了,還實現PPT、視頻等,我們一共有8個模塊。”

  這也是魏博近期在創業上一個有成就感的瞬間。“Canva是這個行業最有代表性的企業,我們在學習借鑒的同時,還實現了創新,根據來畫的平臺特色,增加了5個模塊。你知道這是很有成就感的,也從側面說明我們的技術積累是比較夠的。”

  站在短視頻風口上

  “虛擬型、技術型產品很難拍出它的原理,通過動畫視頻,可以非常形象生動去表現出來,這是來畫的一個主戰場。”吳華榮說,來畫的獨特性,賦予其豐富的應用場景,也讓其在細分賽道上一枝獨秀。

  此外,來畫為其用戶提供了短視頻創作與營銷的一站式解決方案。用戶在完成視頻之后可選擇一鍵分享至多端媒體渠道,還可以直接外鏈至線上店鋪及商城,助推企業實現效果營銷及轉化。

  “這是來畫區別于單一的視頻剪輯、編輯工具的地方。我們更多的是一個平臺,打通內容創作到分發的一站式服務。”吳華榮說。

  2016年被稱為短視頻元年,抖音、快手的兇猛崛起,對來畫來說也是機遇。

  “在視頻創作領域,我們是特別的存在,大家把你當成一個生態的合作伙伴,而不是競爭對手。不像剪輯類工具,對于很多機構投資人來說,我們市場沒有很大,但也沒有那么多競爭對手,在推廣的時候,獲客很精準,不會說打倒某些東西。”來畫運營總監李前剛說。

  截止目前,已經有40余位粉絲超過100萬的抖音達人用來畫制作視頻。“來畫極大地彌補了抖音動畫視頻的來源,很多動畫短視頻達人,知識財經類的短視頻的來源,都是通過來畫生產出來的。”魏博說。

  近期,來畫又成為字節跳動旗下巨量創意的首批五家重點服務商之一,另外四家是視覺中國、特贊、科大訊飛和斑馬文創,來畫主要為字節跳動的廣告主們提供模板和標準化視頻創作能力。

  “從2018年起,我們就開始跟字節跳動合作,之前來畫是今日頭條廣告業務的內容服務商,F在字節跳動推出的巨量創意,需要大量工具和素材,這正好也是來畫的核心優勢,我們也磨合了小半年,最后達成此次合作。”吳華榮說。

圖注:來畫《防疫科普欄目》在深圳地鐵展播圖注:來畫《防疫科普欄目》在深圳地鐵展播
來源:受訪者供圖

  在運營推廣層面,來畫堅持產品驅動、渠道拓展與內容引流并行。來畫運營總監李前剛告訴獵云網,視頻本身就是一個信息和內容,像這次來畫制作的防疫科普公益視頻,除了各大視頻平臺,大家還能在深圳、青島、武漢等城市地鐵上可以看到,為來畫持續帶來曝光和渠道獲客,無形中降低獲客成本,這對創業公司來講很有價值。

  直到現在,來畫依然保留了30多人左右的內容生產團隊,堅持做內容和IP。

  在來畫的運營中,李前剛說,不僅只是關注用戶的體驗和感受,還要看能不能給社會帶來價值。“比如世界杯期間我們推出《來畫球迷指南》欄目、疫情期間我們推出防疫科普欄目,聯合多方渠道和權威媒體進行推廣。好內容受到市場好評,再反饋給微博、騰訊視頻、咪咕視頻等合作伙伴,他們永遠都缺好內容。”

  站在5年的時間節點回望,來畫的核心成員一致的感想都是,視頻時代的到來,賦予來畫無限的發展前景,熱愛與堅持讓他們并肩作戰到現在。

  對于疫情中的融資,魏博用“幸運”二字來形容,因為在去年11月份完成了前期盡調。受疫情影響,簽字程序歷時一個半月。這次融資,也更加堅定來畫團隊把視頻軟件做好的信心,“我們現在還是把主要精力投入在視頻軟件生態的打造上,去滿足企業和個人更多的需求。希望未來大家一想到做視頻,就能想到來畫。”

  魏博介紹,來畫未來的定位是做全領域、數字化的創意辦公視頻平臺。“這個目標雖然看起來很遙遠,但我們有信心做到。”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