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學生剛畢業就想開奶茶店“月入6萬”,卻賠光父母給的買房錢

2020-07-24 16:59 來源:互聯網

大學生剛畢業就想開奶茶店“月入6萬”,卻賠光父母給的買房錢

 

作者| 夏志    來源|商業街探案(ID:tananbus)

“經歷了社會的毒打,我才發現自己太幼稚了,一個大學生剛畢業就做老板,月入6萬,哪里有那么好的事兒?都是騙子給你下的套兒。”王明(化名)說。此時,他為向招商公司要回13萬元的加盟費,已經奔波了一年。

王明是95后,生于重慶也在重慶讀書。大學時,王明算是班里的風云人物,用高中時學的電腦知識幫同學配電腦,一臺能收個200-300元的辛苦費,一學期也能賺個5000-6000元。

大三時,王明去了鏈家實習,就覺得掙錢比在學校配電腦辛苦多了。到2018年夏天快畢業時,王明和領導吵了一架,干脆想著自己加盟個餐飲品牌,創業做老板。

這個決定獲得了父母的全力支持——本來給王明準備了一筆錢,想幫他付個房子首付,但同意王明用來創業。然而王明卻聽信了一個自稱鹿角巷代理的招商經理“月賺6萬”的說法,加盟了一個叫琉璃鯨的奶茶品牌,半年多就賠光了父母給準備的30萬買房首付。

“想想當時我有點鬼迷心竅了。對方從招商開始其實就出現了各種不靠譜,但利用我‘放棄后前期投資就虧了’的心態,一步步讓我多投資,簡直是連環套,最后聽說連琉璃鯨這個商標都不是那家公司的。如果不是在抖音遇到了一些同樣被騙的創業者,我可能虧的更多。”王明說。

陌生來電自稱鹿角巷卻推薦琉璃鯨,他早已被盯上

2018年10月的一天,王明接到一個電話,自稱知名奶茶品牌鹿角巷的招商經理,詢問王明是不是要做餐飲加盟。

王明對此倒是不奇怪,因為自從夏天在冰淇淋茶飲品牌蜜雪冰城官網填寫過資料后,就不停收到各類品牌招商打過來的電話,他猜自己的信息早就被泄露了。

在畢業時,王明心儀的品牌有兩個:一是蜜雪冰城;二是重慶本土一個以酸辣粉為主打產品的小吃品牌,叫來的快。但加盟過程非常不順利。

首先,王明在蜜雪冰城的官網填了資料后,等了一個多月才得到答復,而答復僅僅是讓王明自己去找店鋪。

又折騰了一個月找店鋪,結果王明找到的地方不是蜜雪冰城不滿意,就是被定了(一般來說所謂被定了有幾種情況,比如區域內已經有加盟商加盟;或者有些品牌對于特別好的商圈位置,會選擇自己直營),不讓開。

一來二去,王明決定放棄蜜雪冰城,專注考察來的快。

來的快倒是態度好。但王明在重慶渝北區考察店鋪時,遇到了一個要轉店的老板。

老板很實在,告訴王明自己做來的快一直在虧錢,因為品牌要求物料必須在公司進貨,查到偷偷從外面進貨一次,就要罰8000元。但來的快供貨價格高,也沒什么活動支持,最后虧得就要轉店了。

來的快也此路不通。此后一直不停有其他品牌招商經理電話過來洽談業務,王明都沒動心,直到那個自稱“鹿角巷”的電話。

因為當時鹿角巷在重慶特別火,王明特意去百度搜了搜相關的加盟信息,結果最后都沒搞懂鹿角巷背后的公司到底叫什么,不過既然對方說運營過鹿角巷,那就聊聊。

這一聊就是一個月。

該招商經理在和王明熟了后,“好心”地告訴他鹿角巷加盟費太貴,市場已經飽和,不如考慮一下另外一個品牌,叫琉璃鯨。

對方稱:該品牌的南京某店一天可以賣出兩百到三百杯奶茶,利潤保持在60%以上。也就說,平均每天可以賣三千多塊錢左右的營業額,純利潤接近2000塊錢。

一天賺2000,一個月就可以賺6萬,還是純利潤!招商經理的分析,王明聽得心動不已。

經理帶著考察“旗下門店”,卻不認識工作人員

這家公司叫廣州歐本餐飲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歐本),總部在廣州,正好是王明父母工作的地方。招商經理多次告訴王明公司運營實力很強,眼見為實,王明本來就有些心動,又想著正好回去看看,就在2018年11月帶著女友一起回了廣州。

公司在廣州白云區的一個創業園內,王明考察的初步印象也不錯:辦公室、廠房加起來能有1000個平方米的樣子,產品味道也不錯。

當然,心動歸心動,王明還是給自己留了心眼,不能加盟商說什么就是什么,于是提出想要去店里實際考察。

但招商經理告訴王明,琉璃鯨的直營店都在南京,在廣州沒有門店。如果要考察,可以帶著去廣州的鹿角巷看看。

王明想著,反正是同一個公司的品牌,看看無妨。于是,招商經理打車帶著王明到了廣州某家鹿角巷門店。

到了后王明發現,鹿角巷確實很火,排隊的人非常多。同時招商經理告訴王明,為了不打擾門店的正常生意,所以他們僅僅可以站在路邊觀看,并不能打擾店員的操作。

懷抱著老板夢的王明從下午兩點看到四點,該店生意一直特別火爆,這讓他徹底放下了防備,就和招商經理回到公司,暢談加盟細節。

但現在王明回憶時,便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傻?自己當時跟著歐本的招商經理在門口傻站了2個小時,連招呼都沒有和店里打過,所以這個店到底是不是歐本這個公司開的?根本無從驗證。

連店是不是歐本開的都不一定,更不要說公司總部在廣州,琉璃鯨直營門店卻開在南京這樣奇怪的事情,自己根本連想都沒想過……

交錢后品牌秒變大爺,沒完沒了要加錢

回到公司洽談加盟細節后,招商經理開始不停誘導:“加盟費12萬(注:王明提供的判決書顯示加盟費應該是13萬2000元,但他堅持表示加盟費以12萬元為準,并未解釋具體緣由。同時文章內其他數字因當事人記憶問題,可能存在一定偏差),算上房租、物料、裝修等費用,25萬以內就能把店開起來了。”

看著王明有些心動,招商經理進一步趁熱打鐵:“今天有個限時優惠,如果今天付全款的話,公司可以贈送5萬元的設備和物料,過了今天,這個優惠就沒有了。而且現在重慶還沒有區域代理,如再加25萬的區域代理費,還可以掙其他重慶加盟商的錢。”

王明本來都心動不已了,但這時候下意識地覺得哪里不對,問對方:“你們之前在網上和我聊的不是20萬開店么?怎么又多出來5萬?還想讓我額外出25萬拿區域代理?我是學生,哪里有這么多錢,再說你們現在能從20萬變成25萬,以后再在哪兒加錢怎么辦呢?”

聽了王明的擔憂以后,招商經理立刻表示,區域代理就算了,并保證開店費用一定能控制在25萬以內。同時讓王明別擔心,國家對他這種大學生有創業貸款,王明可以去申請緩解經濟壓力。

另外,經理稱公司針對大學生創業可以提供一些加盟費優惠補貼。雖然王明畢業了,但是特意幫他申請了一個優惠名額,只要在今日交一萬元押金,就可以幫王明把5萬元錢的優惠再延期一天。

“機會難得,希望你可以把握。”招商經理說。

限時優惠徹底擊垮了王明的防線,他交了1萬元選擇加盟,但沒想到的是,交了錢后,公司就變臉了。

交了定金以后的第二天,王明就收到了招商經理的電話催促。招商經理態度強硬,讓王明趕緊把全款打給他,不然過了這一天再交錢,談好的優惠就沒了,并再三強調,如果不想做了,定金不退。

其實,王明在交了定金后,加盟的興奮勁兒已經過去了,懷疑的種子開始發芽,心里稍微有些后悔。但考慮到如果放棄,等于還沒干呢就虧了一萬,父母那沒法交代,所以王明咬了咬牙,當時就用父母給的買房首付,把加盟費補齊了。

加盟費交完了,還有房租、裝修等預計超過10萬的費用,王明就想著,經理不是說國家有大學生創業貸款么,趕緊跑去申請,結果發現這貸款的條件之一和技術創新有關系,自己加盟賣奶茶顯然不符合條件。

他的心里開始嘀咕了:“招商經理是不知道這個條件?還是知道但故意瞞著自己呢?”

王明想著,好在還有買房首付兜底。但是等真正開始選址裝修的時候,他發現投入是個無底洞,25萬根本下不來。

首先,選址環節就有一些事先沒預計到的花費。王明回憶,公司當時派了個選址經理飛到重慶,來回路費接近1400元、房費200元、工資160元一天、飯錢算下來60元一天,選址三天,成本接近3000元,都由王明負擔。

該經理最后在重慶幫王明找了個鋪子,月租金1萬2000元,轉讓費7萬元。王明非常不滿意,他認為那個地方租金高,但人流并沒有很高,而且選址經理3天花了他3000元左右,就提供這一個備選,也太說不過去了。

王明甚至懷疑,經理三天就找了這一個地方。

在王明表達了對地址的不滿意以后,經理的臉色立刻變了,從中午12點到下午6點,他一直在和王明擺事實講道理,說選的店鋪性價比有多么多么的高,而王明也被他說服了,定了店鋪。

一切塵埃落定后,王明算了筆賬:加盟費12萬元、物料費4萬6000元、管理費和保證金各1萬元,再加上店鋪押金和轉讓費,店八字還沒一撇,就扔進去了接近30萬。

2018年12月4日到10日,王明帶著招聘的4個店員,參加了總部為時6天的培訓。

培訓內容本身比較常規,就是老師教著做奶茶,學員跟著做,基本上每半天就能學1-2種兩種奶茶制作,公司通過抽查方式檢驗效果。

整個培訓期的吃住成本大概在6000元左右,自然也是王明負擔的。

培訓結束后就是裝修。

裝修時王明才發現,公司說好的“贈送5萬物料”實際上只送了一個小的水吧臺、兩個冷藏柜,和一些搖奶茶的工具。

根據公司對奶茶店鋪的要求,王明又給公司交了3萬7000元裝修費,用于訂購大吧臺及其他奶銷售必備的工具,同時自己請施工隊改造裝修店面,又花了3萬1000元。

因為吧臺和物料統一從廣州運到重慶,又產生了一筆運輸費用(王明稱設備加物料接近3噸,由一家小物流公司配送,費用到付5000元),導致整個裝修成本超過了7萬。

至此,店鋪還沒開張, 王明差不多已經投入了30多萬,父母準備的買房首付還不夠,不得已又問父母借了一些,加上自己學校時勤工儉學的積蓄,才算把店開了起來。

到開張的時候,王明其實已經后悔的不得了,因為投資比招商經理當時承諾的超過太多了。但他沒想到的是,坑的還在后面。

三連坑讓他夢碎

開業后的半年里,王明經歷了“公司督導員不會做奶茶?”、“店鋪經營期只有兩年?”、“商標都不是公司自己的?”三大暴擊,最終關了店。

大概在2018年12月20日左右,裝修基本完成,王明這時候還挺高興,因為正好趕上圣誕。

他就計劃著在圣誕節開業,這樣可以做一些好的活動,乘著人流量把自己的名聲和品牌打出去。但公司卻以開店督導無法到場,害怕王明對于奶茶制作的技藝不精為由、阻止王明開店。

沒有辦法的王明,只能到圣誕節過后,督導到場。

本來以為督導會好好教他們如何做奶茶。結果王明在公司來人后發現,所謂的督導從不動手,只是張著嘴說。

到了12月底,又面臨著跨年夜的好時候,這時候的督導還是認為他們學藝不精,不讓開店。但王明這次絕對不會放過跨年夜的好機會,不顧督導的意見強行開業。

這一開業,王明發現了督導的真面目。

本來王明還在安慰自己,督導可能只是為了讓他們對做奶茶的理解更加深刻才只動嘴,不動手。

但到了開業時,跨年人流量多,店里人手不夠,督導被迫幫忙的時候,王明才發現,這個之前只動嘴的督導其實對于奶茶的制作也不熟練。

他瞬間明白了,所謂的督導在店,其實并不會起任何積極作用。于是在跨年夜后,王明就讓督導回去了,自己經營店鋪。

跨年夜的興奮勁兒過后,王明發現自己當初的判斷是對的,這個店鋪的人流量果然稀少,平日一天勉強能賣個700-800元,周末也就上千元營業額,可以活著,但看不到回本的希望,更不用說賺錢了。

這時候王明發現了一個更驚悚的現實:因為改建,兩年后該店鋪就不能租了,商戶都要搬走。他開始懷疑店鋪所在商場的管理人員和所謂的選址經理有勾結。

因為自己當初選址的時候,給管理人員打過電話,咨詢過另外一家空著、但是位置更好的鋪面,對方卻說因為品類保護的原因,該鋪面不租給奶茶老板,只有歐本選址經理推薦的店鋪才能賣奶茶。

結果自己的店運營不久,那個據說不能賣奶茶的店面就開出了一家東南亞風格的奶茶店。

但事已至此,只能想辦法盡快止損。

此后,王明開始在抖音上發視頻做宣傳,想積累點人氣,以后換個鋪子還能繼續經營,結果通過抖音陸續被同樣加盟了琉璃鯨的老板加微信好友,大家建了個微信群,開始集體投訴在琉璃鯨遇到的坑兒。

坑還是小事,但有的老板說,這個歐本公司連琉璃鯨的商標所有權都沒有,有人在2019年把商標申請了下來,拿著所有權去告琉璃鯨加盟商,有的加盟商就因為這個賠了5萬元。

王明并不能百分之百確定商標的事兒是真的還是假的,但看了同行的遭遇,果斷在2019年6月提起了仲裁訴訟,并在10月法院開庭之后徹底關店轉讓。

后 記

根據王明的說法,他在2020年3月下旬拿到了判決書,自己勝訴,歐本需要退換132000元加盟費,承擔王明的8000元律師費和仲裁費用的10672.8元。

但事情還沒結束,王明告訴【商業街探案】:“只要歐本的公司不主動執行,如果我們想要拿到賠款,就必須跟法院查詢歐本的有效賬戶。歐本的有效賬戶我作為加盟商不可能知道。”

王明補充:“好不容易找到那么一兩個賬戶交給法院以后,發現它里面又沒錢,我們就需要再提供別的賬戶,但是我們根本沒有權力去查詢別人的賬戶號,所以這個事情很有可能到最后就不了了之。”

2020年7月21日,王明再次前往廣州去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結果未知。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