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聯網創業流氓簡史

2020-08-05 17:51 來源:互聯網

本文首發大灣腹地公號;作者:南七道

頭圖來自:pexels

2020年7月27日,廣州互聯網法院公告顯示,開庭審理荔枝微課訴千聊的案件。由于千聊多次在荔枝微課平臺上,惡意投放大量色情等違法內容,再通過雇傭水軍舉報,導致競品被微信平臺封禁。案件會擇日宣判。這其實只是中國互聯網創業競爭歷史的冰山一角。

翻開中國互聯網創業競爭的歷史,密密麻麻的寫著“流氓”兩個字。中國互聯網起步于1993年,公用互聯網開始于1997年。2000年后,隨著寬帶出現互聯網開始迅速發展。于是,一部互聯網創業的流氓史也開始拉開序幕。一直到2020年,甚至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互聯網的誕生,常常被賦予平等、透明等文明的標簽,但是競爭的暗網之下,卻是各種的魑魅魍魎、不堪入目。為了打擊競爭對手,諸多公司的老板和高管用盡了各種連厚黑學都自嘆不如的手段。通過權力、黑客、投毒等各種暗黑手段,欲置對手于死地,幾乎覆蓋了工具、社交、知識付費等各個階段不同的熱門領域和產品。但最后的下場幾乎都是一地雞毛。

權力手段:動用各種關系和權力手段,打擊競爭對手,致對方于死地,最典型的就是瑞星和微點案。根據《21世紀經濟報道》的相關報道,2003年初,當時國內最大的殺毒軟件瑞星的總裁劉旭,因與董事長王莘不和,辭職離開瑞星公司。2005年1月,劉旭成立東方微點,成功研發出了更有效的殺毒軟件。為了打擊競品,瑞星公司行賄政法機關相關人員420萬人民幣,稱微點公司“在軟件研制過程中,違規在互聯網上下載、運行多種病毒”,“致使計算機病毒在互聯網上大量傳播,嚴重危害網絡安全,造成重大經濟損失”。通過假報案陷害競爭對手。于是微點公司副總裁被捕,創始人被通緝,產品無法正常上線銷售。

直到2008年相關政法人員被捕,才真相大白,微點公司和創始人劉旭、相關員工被洗刷冤屈。但已經錯過了最好的發展時期。而栽贓的瑞星公司,2007年利潤高達6億,但因為卷入官司。海外上市計劃擱淺。兩家公司從此一蹶不振。這給后起的360等免費殺毒軟件制造了絕佳的發展機會。中國殺毒軟件格局從此被改寫。

黑客手段:互聯網最不缺的就是技術,可惜很多公司沒有把技術用在自身發展的正道上,而是想著如何給競品挖坑。根據《每日經濟新聞》2016年3月報道,招聘網站拉勾網董事長許單單通過官方微信公號發布了一則致歉信,承認在2016年的2月19日凌晨,拉勾網一名員工利用技術手段,“破解了Boss直聘郵箱的管理員密碼,之后又重置了Boss直聘在蘋果App開發者后臺的管理員密碼,得到這些密碼之后,該員工在騰訊企業郵箱后臺、蘋果App開發者后臺,做出了一些不恰當的舉動,給Boss直聘帶來了很大的影響。”

此事一出,輿論嘩然。這已經不是簡單的競爭問題,而是涉嫌計算機犯罪的問題。拉勾網一向以情懷、理想等標簽著稱,創始人也經常以年輕人創業導師的形象出現在公眾輿論里。事實的真相卻讓人不忍直視。但盡管使盡了各種手段,拉勾網的發展卻是一落千丈。2017年9月,拉勾將60%的股份出讓給競品前程無憂。離拉勾董事長許單單對媒體表示的“拉勾計劃在2019年赴美上市”的目標已經過去了一年多。

投毒手段:在國內的互聯網管理中,涉政和涉黃等的內容都是高壓線,也是管理的重點區域。給競品投遞有毒害的違規違法內容,這也往往成了打擊競爭對手的慣用手段。根據新浪財經報道,2019年10月,社交應用Soul的合伙人李某,為了打擊一款叫Uki的競品APP,指使員工范某,在Uki上注冊賬號,發布了涉黃相關內容,截圖后向管理部門舉報。導致Uki被下架處理三個月,用戶數暴跌。2020年2月,相關涉嫌犯罪的人員被批捕。兩家公司的發展均受到重創。

而這次廣州的兩家知識付費公司荔枝微課和千聊案件,也是如此。根據上游新聞報道,千聊的核心高管薛XX,為了打擊競品,在2016年10月20日、2017年3月7日、2017年3月23日三次在荔枝微課上傳淫穢、反動視頻。然后組織水軍惡意投訴,這導致荔枝微課域名被微信屏蔽,業務受到嚴重干擾和破壞,經濟總損失超過百萬。

國內一家從事知識付費的SaaS平臺創始人在接受訪談時說,“隨著流量紅利的過去,同行間的競爭可能越來越激烈。”他們平臺也曾遭遇過競品的刻意發布違規內容,然后惡意投訴的情況。為了規避機器和人工客戶的檢查,競爭對手甚至使用了一種極少人能懂的小語種,錄制各種違法內容然后發布。在后續的運營中,他們只允許普通話等通用語言的內容在平臺上傳,哪怕是這樣會損失一些用戶。

他也強調,對于輿論水軍、公關戰等已經習以為常,這些打擊競品的暗黑手段也不會從互聯網完全消失,但是隨著計算機和網絡管理的規范,這樣的事件越來越受到管理部門重視,被偵破的概率也在提升,這對于那些鋌而走險的人和公司,也是一種震懾。“其實到最后,都是一場沒有贏家的戰爭。”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