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鎮文娛創業潮中,沒有一個大媽是鬧著玩的

2020-08-07 17:11 來源:互聯網

小鎮文娛創業潮中,沒有一個大媽是鬧著玩的

 

來源丨 娛樂硬糖(ID:yuleyingtang)作者|劉小土 編輯|李春暉

長沙岳麓潭州大道上,某文旅城正拔地而起。按開發商的規劃,這里將來要做游樂園、球場、影視公社?傊,打造成特色文娛小鎮,就和它在中華大地上成百上千的同姓、異姓兄弟一樣。它雖然遲了些,卻未必是賠錢的那個。

自新樓開盤起,孔姨(化名)家就為買房的事兒吵個不停。

2016年春節,當了半輩子家庭主婦的孔姨,在朋友帶領下開始做地方棋牌推廣的兼職。就像我們常聽到的那些主婦做微商的勵志故事一樣,孔姨體會到了久違的充實、成就感、社交圈。說得時髦點,孔姨也“獨立女性”了。

這樣的孔姨迅速成為一名“連續創業者”。地方棋牌之后,她又嘗試了社交商城、刷量代理、答題挖礦……可以說,孔姨一個人,就是一部小鎮文娛創業史。

尤其是今年疫情期間,她參與社區服務積累了不少人脈,手頭業務漲勢喜人?滓虉孕,自己有朝一日會從“合伙代理”“城市盟主”升級成“核心董事”。

而現在買到文旅城的房子,將來就能借著地理優勢拓寬資源,真正打進文娛產業——滬上新貴跨進太太圈,也是從買個江景大平層開始的。

但孔姨的家人不這么看。各地文旅小鎮還是前幾年熱炒的概念,萬達、華誼都沒能整明白的事兒,十有八九慘淡收場。更何況,他們覺得孔姨的“事業”也不靠譜。社群、管道、區塊鏈啥的,都是新概念包裝的舊傳銷,就等著騙鄉鎮中老年上鉤呢。

這場持續數月的家庭糾紛,以孔姨的兒子阿翔“倒戈”告終。地攤經濟突然復蘇,阿翔腦洞大開,決定搞個“電影主題地攤集市”。策劃案已經弄完,就差個地方落實。這下,娘兒倆總算想一塊去了。

大城市的創業者都在忙著降維、下沉。而隨著對互聯網產品使用越來越純熟,接受信息越來越無界,小鎮人士又豈會甘心只做個“海量用戶”?

他們積極擁抱時髦的文娛產業,也想靠MCN、虛擬幣等新鮮概念發家致富。而這些“小鎮文娛創業項目”背后,則是小鎮特色的經濟結構和消費理念。大城市待久了,還真覺得自己閉目塞聽,與真實土地脫節。

熟人即流量

除幾款中國人幾乎都裝的APP外,孔姨手機里的大量軟件都特別“小眾”。棋牌游戲、閱讀軟件、購物商城,基本是咱沒聽過的?蓳f,這些產品在地方上十分流行,身邊朋友都在用。

這倒不稀奇。每年春節返鄉,硬糖君幫長輩清理手機時,總會看到大堆聞所未聞的產品。就拿短視頻來說,你以為小鎮老鐵只用快手,其實人家還有茄子、云度、比特紅。

相較于一、二線城市的成熟用戶,下沉用戶不信任營銷廣告,卻對熟人間的推薦特別依賴。這種緊密的地緣關系,為某些產品提供了一種高效的拉新方式。

典型代表就是趣頭條。平臺直接放棄了廣告、應用商店等常規渠道,依托熟人邀請的注冊模式,借助閱讀賺錢的任務體系,將三、四線城市網民集合起來。這個生態里,每位用戶都在無形中扮演著KOC的角色。

地緣社交是下沉市場的獲客利器,而如何找準優質的種子用戶,決定著產品前期的爆發速度和市場表現。在這點上,悶聲發財的地方棋牌們做得最好?滓虃円彩怯纱巳腴T,站在了文娛創業的邊緣線上。

2015年前后,房卡模式席卷游戲圈,長沙也冒出大批本地棋牌APP。房卡模式下,用戶可以購卡創建房間,邀請熟人好友進入游戲。這是一種完全基于熟人、半熟人的游戲模式。一時間,各大棋牌APP為了搶占當地市場份額,運營團隊爭相在線下挖掘代理。

“每天都有人跑麻將館外面推銷,安裝軟件就給你發點紙巾、雞蛋。”孔姨回憶。但由于對互聯網產品戒備心比較重,她們并沒有很快接納這種新玩法。只有幾位時髦點的朋友,試著上手玩了玩。

等到次年,孔姨忽然發現網上約牌的人驟增,代理房卡甚至成了周圍牌友的“致富經”。公園、超市、廣場,哪哪都有人發展“下線團”。代理每拉到一個新玩家,就可以拿到十幾塊的獎勵。如果玩家充值,他們還能再從中賺取固定比例的傭金。

在朋友帶領下,閑得無聊的孔姨也做起了棋牌代理。牌場混跡幾十年,她早已積累下豐富的人脈資源。2016年春節期間,孔姨壟斷了好幾條街的棋牌業務,連學生都順著關系來找她辦卡。

這兩年里,孔姨的確掙到了十幾萬塊錢,巔峰時期月入過萬不成問題。不過,她一直處于“以販養吸”的狀態,收益吐回了不少給棋牌平臺。

而隨著監管收緊,2018年整個線上棋牌市場迎來徹底整頓,被迫停下野蠻發展的腳步。代理們也紛紛洗手上岸,尋找新的創業項目。

孔姨告訴硬糖君,她后來推廣過游戲、短視頻、零售團購等本地項目,但都沒有代理棋牌那么順利。許多產品確實門檻太高,靠人脈也無法滲進小鎮用戶的日常生活。

除非,有利可圖。

老鄉的創業概念股

盡管趣頭條自己現在是風雨飄搖,其“網賺”模式卻為大量下沉產品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MCN、區塊鏈、去中心化……概念一個接一個,再配以游戲和社群雙管齊下,真是無往不利。

短視頻、環保、股市、虛擬幣,乍看聯系不大,到孔姨口里,就能組合成文娛項目“X多多”“趣X類”(這倆字,怕是下沉產品的起名學?類似00后里的“子”“梓”二將)。

不瞞各位,聽孔姨分析這些產品模式,硬糖君幾乎要跪求“人話講解版”。實在太魔幻了,太科技了。

X多多,官方資料自稱“5G去中心化直播平臺”。用戶能作為自媒體,參與短視頻、直播的傳播,以此獲得積分獎勵,并有機會升級成MCN機構。

其拉新模式和本地棋牌基本相同,咱不多贅述。其最大的想象力在于:融合了網紅經濟和區塊鏈兩大時髦概念。

用戶只要注冊賬號,就會收到平臺免費發放的新手會員卡。你再完成相關視頻的下載、觀看任務,就能賺取相應的積分。會員卡按等級劃分成初級、高級、分公司幾類,可以兌換不同倍數的加成時長。時長越長,越有利于產出積分。

為增加積分,孔姨付費升級到了分公司卡。而經過賣力推廣,她在站內發展出幾十位“下級”,如愿成了MCN核心代理,并受邀飛往海南參加線下培訓。如今的孔姨,張口孵化,閉口流量,妥妥的文娛人啊。

孔姨們在X多多里賺錢的方式有兩種。一種是觀看視頻、游戲等廣告獲取積分,再到站內股市拍賣,或是在商城直接兌換貨品。第二種則是投資、收購會員卡,長期持有生成積分,等到“牛市”再拋售。

簡單點說,你可以當個沒有感情的刷量機器,拉著親朋好友組成“MCN機構”,幫各平臺創作者輪數據。當然,你也能直接投資,再從虛擬貨幣市場掙錢。至于平臺自己,還是靠廣告投放、刷量業務獲利。

孔姨做的文娛項目里,過半和區塊鏈有直接和間接的聯系。讓小鎮用戶炒幣,簡直是這類產品的不二法門。在這套新鮮誘惑又科技的玩法下,天南地北的中老年蠢蠢欲動,準備大干一場。

硬糖君查到的網絡數據顯示,X多多、趣X類的注冊用戶都已突破千萬。在官方推廣群里,老鄉們忙著討論如何拉人、哪天拋幣(像不像幾個月前熱議大頭菜價格的你們。。而運營時不時露面,發來“恭喜代理套現”的喜報,持續激起著用戶熱情。

虛擬貨幣的脆弱有目共睹,孔姨也遭遇過崩盤時刻。即便如此,她仍相信自己會找到一款靠譜產品。而比起單純的答題賺錢、刷視頻返現,這種“投資”行為顯然更振奮人心。

“要干,就干票大的。”孔姨頓了頓,補充道:“你到時候不想做了,會員卡走黑市轉我。”

小鎮青年的文娛夢

“太虛了,聽著就像網絡傳銷。”采訪中,兒子阿翔并不掩飾抵觸情緒,幾次打斷孔姨的話。并叮囑硬糖君:“別跟著做,浪費時間。”

不過,阿翔也認同娛樂是三、四線城市創業的好載體。在他周圍,有人搞電競館,有人做密室逃脫店,賣體彩的都得會做運動短視頻。各行各業都在想方設法和文娛掛鉤,用新鮮感掙錢。

阿翔原來是大飯店的廚師,去年辭職自己開了家夜宵店,生意不錯?墒芤咔橛绊,2020的開年實在憋屈,只能盼著下半年扭虧為盈。

可長沙這地兒,遍地都是夜宵店。要成為網紅店,關鍵看包裝、看宣傳。

阿翔原本想走美食博主路線,先靠內容在抖音、快手積累流量,再往店內引流。想法不錯,但實操起來卻屢屢受挫。幾十期視頻換來百位粉絲,他距離“長沙王剛”還很遙遠。

隔離在家時,阿翔琢磨起各地網紅餐飲店的推廣方案。他發現,這年頭烤肉店、火鍋店都得自帶娛樂屬性。裝修風格、場景設計夠時髦,才能借勢打卡經濟推動傳播和消費。恰逢地攤經濟忽如一夜春風來,阿翔腦海里突然閃過了“電影主題地攤夜市”的創意。

“我查過,國內暫時沒有這類集市,應該是首創。”說話間,阿翔向硬糖君展示了近50頁的項目書。從裝修到運營再到招商,阿翔都想到了。

考慮到如今的老老少少全員戲精,阿翔特意給集市規劃了打卡墻、紅毯簽到、游戲互動區,供消費者拍照留念。如果可以,他還想拿到漫威系列電影的授權,再增添個形象展現柜,讓鋼鐵俠、美隊陪著大家吃飯。

當然,如果“電影主題地攤夜市”建成,做好首輪傳播尤為關鍵。阿翔預想過海報劇透、吃貨直播、玩偶游街等方式。這樣既能在本地引發關注,又能在線上獲得話題傳播,吸引外地游客前來探店。

但這一切,都需要足夠的資金支持方能實現。這意味著阿翔得先做好“攤主招募”,盡可能均攤投入成本,才有機會落實后續步驟。身為家長,孔姨明確表示“開銷太大,不支持”,但愿意幫忙在百人大群里宣傳下。

熱情講解半小時后,阿翔才停下來問硬糖君:“你覺得可行么?”老實說,硬糖君那刻覺得X多多資本盤也挺香的,上手門檻還低點,畢竟咱老家親戚也不少。

直到剛剛,阿翔發來了自己夜市地攤的現場照,硬糖君流下了兩行軟弱無能紙上談兵思維固化小知識分子的熱淚。

不用等到扎根文旅城,阿翔的項目已經在當地政府支持下逐漸落地。當影視寒冬的話題綿延超兩年,當業內相聚上海電影節都在談論如何扛過去,小鎮的文娛創業熱情讓硬糖君真正感受到了“信心”。

就沖這孜孜以求的發財夢,沒問題。

延伸 · 閱讀